【#照顧者常見五大問題】04│家人可以不要洗腎嗎?​

#腰子媽媽陪著你系列文

04│家人可以不要洗腎嗎?

▌可以不要洗腎嗎?

一位洗腎近20年的林阿姨,原本洗腎狀況穩定,

前陣子食慾不振、虛弱無力,

檢查發現有肝腫瘤,身體功能也開始下降,

連想翻身也沒辦法,生活起居都需要有人協助。

整個人意志消沉,直到某天看到電視新聞報導,

洗腎患者可以簽署「預立緩和醫療意願書」,

她偷偷問我:

「我簽了那個是不是就可以不洗腎? 」

「我真的洗的很痛苦!我很想不要洗了」

她說不願意成為兒子的負擔,因此不想再繼續積極治療。

另一位腎友陳大姐她被診斷出大腸癌症末期,

在洗腎時因為肛門失禁反覆的腹瀉,

隔著棉被飄出濃濃排泄物的味道,

縱使窗戶、大門全開讓其通風還是壓不住,

掀開棉被發現排泄物早已溢出尿布,趕緊幫她更換尿布及乾淨床單。

反覆腹瀉造成她臀部皮膚大範圍發紅及破皮,

因為怕清潔時碰到傷口她會痛,擦拭時動作盡量以輕柔壓的方式,

換完尿布時我告訴她如果有需要協助告訴我,我會幫她換乾淨。

她一直不斷跟我說對不起,眼神充滿恐懼害怕與歉意,

我輕聲告訴她:「真的沒關係,我知道你也不想這樣。」

她說:「人生真的很痛苦,實在很不想來洗腎,

也不知道還可以洗多久?她不想再造成任何人的麻煩! 」

我靜靜陪伴著她,我想她們最需要的是能有個平靜尊嚴的終點。

▌是否繼續洗腎治療?

點亮蠟燭參加加冠典禮,南丁格爾誓言仍記憶猶新,

當初立志以照護為志向,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,

只要躺在病床的都是需要我照顧的人。

我覺得洗腎室的患者,都是需要被照顧的人,

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被放棄,

於是盡量幫助她們減輕痛苦,幫她找到方法解決問題。

從來沒認真想過如果某天,腎友提起終止洗腎要如何跟她聊?

病人想停止洗腎絕大部份來自身體不舒服,

症狀無法完全緩解,因而會有此想法。

在旁陪伴照顧的家屬或護理師,

可觀察並紀錄病人的疼痛或不舒服症狀,

協助醫療團隊能做出最適當的評估與處置,

以減輕病人的痛苦。

▌何時需要介入安寧緩和醫療

安寧緩和醫療的目的並非放棄病人,

而是在於減輕或免除末期病人生理及心理上的痛苦,

讓病人身心靈得到舒適。

治療重點是症狀治療,給予緩解性、支持性的醫療照護,

臨終時也不會刻意急救,讓病人得以善終。

根據《生命末期腎臟病人安寧緩和醫療評估指引》

建議之緩和透析治療的適用條件提到:

生命末期腎臟病人應考慮緩和透析治療(palliative dialysis),避免延長痛苦。

生命末期腎臟病人可施行限時透析治療嘗試(time-limited trials of dialysis),

做為是否繼續進行透析治療之決策參考。

在蔡宏斌醫師「好活與安老」一書中提到

根據他長期觀察研究與陪伴的腎臟病人為例,

當醫師評估病人生命尚有一至六個月的生存期時,會建議給予「緩和」醫療,

當生命僅剩下一個月時,則建議採取「居家安寧」照護。

也可以說「安寧緩和療護」就是當你不想再接受延長生命治療,

若感覺到疼痛呼吸困難或任何不舒服,

醫護人員會給你適量藥物和治療來減輕症狀。

在台灣安寧緩和醫療推動的趨勢是偏向漸進式,

但是前提要先跟病人建立好信任感及關係,

用關懷與陪伴,和病人與家屬一起歷經疾病進程,

共同調適,讓病人擁有尊嚴,然後可以真正地放下。

【#每個病人的生命旅程都是獨立存在的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我是腰子媽媽,你最值得信任的護理師,

我相信「接受自己,找到適應疾病的方法,

就能擁有自由的透析人生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購物車
Scroll to Top